山東大學新聞網
山大郵箱 | 投稿系統 | 高級檢索 | 舊版回顧

視點首頁 > 心靈驛站 > 正文

有她的歲月

發布日期:2018-09-29 11:54:41 點擊次數:

初秋的濟南倒像極了南方的冬日,八點的日頭還未叫醒沉睡的洋槐,卻從尚且翠綠的葉間穿過,落在那座紅色的小房子上。

閣樓的窗戶吱呀呀地開了,探出一個頭發花白的圓圓腦袋來,金黃色的陽光吻上了她的面頰,隨后便等不及地竄進屋去,把房間照得透亮。我注意到墻上掛著老式的機械掛鐘,一副從記憶里溜出來的模樣。木式樓梯哐當哐當地響了許久,一位年邁的老人在轉角處露出臉來了,我看著,猜想她年輕時準是一位佳人吧。她穿過長長的走廊來到了露臺上,隨即在明亮的角落坐下,認真地看起她的報紙來。

我的太太,我記起,她也喜歡曬太陽,她也是一個智慧的女人,雖然她不會看報。

我的思緒回到那個有她的歲月里。

那時候冬天的早晨涼涼的,沒有雪,卻依然有它溫柔的方式。早飯總是有著一鍋熱乎乎的稀飯、一碟醬炒豆腐干、草木灰腌制的褐色咸鴨蛋和滴漏著糖水的大紅薯。太太幾乎是不跟我們一起坐在桌邊吃早飯的,因為飯桌上沒有陽光。我喜歡看著她,看著她用衣襟裹起一根燙手的紅薯,蹣跚著走向安放在陽光里的藤椅,紅薯的熱氣蒸騰到她的臉上,卻很快被冰涼的空氣吞噬,但她毫不介意。我尤其喜歡看她的眼睛,因為它總是望向院子上方四角的深藍色天空里。我從未在別人身上看到那樣的眼睛。

有一次,我學著別的孩子叫其他老人“茄干”,我也這么叫她,因為我覺得她也老得不像話了。她抄起棍子追著我便是一頓打,還罵我“小妖精”。那時我才四五歲。

再有一次,爺爺罵了她,她便堵著氣不吃午飯了。可是到了下午,我看見她從房間溜了出來跑到了廚房里,她悄咪咪地對我說:不許告訴你爺爺哦!

后來,我不在她身邊了,她總是翻出那本厚厚的相冊,一張一張慢慢看。其實我早已經不是照片上那個剪著平頭的男孩模樣。我已經有著長長的辮子了。

她是一個笨笨的老人,因為她會把蛋糕放在柜子里存上半個月,為了等我回去讓給我吃。可是蛋糕沒等我,它發霉了。她到閉上眼的那一刻也沒有吃上一口蛋糕。

爺爺四歲的時候沒了爸爸,是她一個人在那樣的歲月里把一個孩子撫養長大。她是一個聰明的女人。她不識字,但她卻清楚地知道每一天是什么日子。她不會說普通話,但她看得懂電視。她一生都在那個四角的天空下,卻懂得那些走了萬里路的人們仍未摸索出的生活智慧。

在她經歷了父母的離去、丈夫的離去和兒子的離去后終于也睡下了。

我看見鐘上的時間已經過了十分鐘,我還有很多事要忙。我離開了那座紅房子,我不想打擾那位老人曬太陽。

【供稿單位:口腔醫學院    作者:劉瑜             編輯:新聞中心總編室    責任編輯:李孟楚 劉夢冬  】

 匿名發布 驗證碼 看不清楚,換張圖片
0條評論    共1頁   當前第1拖動光標可翻頁查看更多評論

最新發布

新聞排行

免責聲明

您是本站的第: 位訪客

新聞中心電話:0531-88362831 0531-88369009  聯系信箱:[email protected]
建議使用IE6.0以上瀏覽器和1024*768分辨率瀏覽本站以取得最佳瀏覽效果

手機版

歡迎關注山大視點微信

极速飞艇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