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大學新聞網
山大郵箱 | 投稿系統 | 高級檢索 | 舊版回顧

視點首頁 > 山大人物 > 學者 > 正文

孟巍隆:“洋夫子”眼中的儒家文化

發布日期:2018年10月26日 15:17 點擊次數:

9月8日,第二屆美國孔子文化節,一位美國學者一出場就以流利而準確的漢語博得滿堂喝彩。他演講的主題是儒學,隨著內容的深入,他生動活潑的表述、獨樹一幟的見解,引發了中美聽眾的濃厚興趣和熱烈討論。他就是山東大學儒學高等研究院的“洋夫子”孟巍隆(Benjamin Hammer)副教授。

孟巍隆副教授1977年生于美國舊金山,在American University獲得國際關系學士學位,2005年獲得山東大學文史哲研究院中國古典文獻學專業碩士學位,為山東大學該專業第一位歐美碩士;2010年獲得北京大學中文系中國古典文獻學博士學位,為北京大學該專業第一位歐美博士。現任教于山東大學儒學高等研究院,研究方向為先秦兩漢經學、子學,古文獻整理,西方漢學研究,東西方文化比較。

名出武術,緣定山大

在舊金山生活著許多的華僑華裔,孟巍隆副教授的童年和少年時期是和他們一起度過的。“我的同學老鄉,很多是移民過去的第二代或者第三代,出于好奇心,我會問問他們用中文怎么說hello,怎么說how are you,怎么數數,他們就這么慢慢地教我。”孟巍隆對亞洲文化產生了濃厚興趣,盡管當時的他并不清楚這份興趣是從何而來,但是冥冥中仿佛有一種力量在推著他接近漢語。

說起他的中國名字,孟巍隆副教授講了一個有趣的故事:多年前他在美國舊金山跟一位姓孟的中國師傅學習中國武術,師傅給他起名“孟威龍”,意為威風凜凜的龍。“我跟我的武術老師用同一個姓,因為中國有句俗語‘一日為師,終身為父’。”來中國長居之后,他慢慢覺得這個名字“像一個武打演員”,“我就把它改成巍峨的巍,乾隆的隆”。

孟巍隆于1998年到中國留學深造,先在南京大學進修漢語。2002年,他來到山東大學攻讀古典文獻學碩士。剛開始接觸古文獻學時,他要花比中國學生多得多的時間去搞明白一些名詞,如“四書五經”“荀子”等等。另外,同中國學生一起上課,老師并不能專門為留學生放慢語速,這無疑又為孟巍隆設置了一重障礙:“要么是口音聽不懂,要么是內容聽不懂,要么是聽懂了卻不會寫,要么是我知道怎么寫,但老師講得太快我記不下來。”而那時,他基本上攻克了現代漢語的難關,但是古代漢語如同一座高山,聳立在他面前,威風凜凜,令人望而生畏。但他沒有放棄。幸運的是,山東大學的老師給他提供了很大的幫助。那段時間,老師經常和他交流,他從老師身上學到了很多,這對他的學術水平的提高大有裨益。

如今,孟巍隆副教授“古文典故信手拈來,《論語》《詩經》如數家珍”,成了一位在中國的大學里,為中國的學生講述中國傳統文化的“洋夫子”。

“洋夫子”的觀點

孔子被中國人尊稱為“圣人”,但在孟巍隆副教授看來,只有去掉“圣”這個字,才會真正了解到孔子是個什么人。

孔子認為人際關系至關重要,孟巍隆副教授對此也有獨到的看法:“‘仁’這個字的寫法是一個單人旁一個二,就是說仁必須要有兩個人,如果只有一個人怎么實行仁呢?”在佛教中,一個人也可以成為佛;信奉基督教,只需要做一個虔誠的教徒;但是在儒家思想中,必須要有一個人在你身邊,有一定的關系,如父子關系君臣關系等等,必須去最佳化這個關系,才能做君子,才能稱之為“仁”。

“孔子也有錯的時候,也有不明白的地方。”孟巍隆副教授認為,從漢朝以后,孔子有“半神半人”的地位,如今許多地方還有夫子廟,人們在那里燒香、放貢品。孟巍隆副教授舉了一個在中國很常見的例子:有些父母會臨時抱“佛”腳,去拜孔子,愿自己的孩子考出好成績。孟巍隆副教授進一步解釋道:“在西方,有宗教概念的人會認為,上帝每時每刻都在注視著自己的生活。但是中國人從來沒有這個想法,他們不會說孔子在看著你,你一定要做好事。”因而孔子只是一個凡人,“去圣乃真孔子”。

“你不能用儒家思想統一國家,但統一之后可以用它治理國家。”在孟巍隆副教授看來,在社會動蕩的時期,孔子卻建議國君以仁治天下,對于一個小國家來說,它可能隨時被大國吃掉,顯然太過理想化。

那么我們應該怎樣看待儒家思想在中國的地位和作用呢?孟巍隆副教授說,孔子是一個偉大的人,他給了我們對法律、公正的概念,以及對社會行為、道德標準的基本判斷。

讓世界了解儒學

去年,孟巍隆副教授參加了第八屆世界儒學大會,他在日記中記錄了他對本次大會的感受:“儒學大會主題多,治學方法也多,顯現落英繽紛的學林景色……大會為我們在國內工作的學者提供了機會聆聽全球漢學界專家的研究成果以及新鮮的說法,還可以當面結識,親自交流,建立聯系。持續三天的會議,令我們受益匪淺。”字里行間都透露出他對儒學的熱愛。

多年來,許多學界、政界人士為儒家思想的現代化作出了巨大努力,儒家文化也在中外交流中走出中國,走向世界。孟巍隆副教授說:“必須把儒家思想現代化,融入新的世紀,接受一些其他的政治和哲學的因素。要把丟失的儒家優秀傳統文化拾起來,但是不能為了傳統而傳統。”他介紹,現在國內外有一些學者把西方的政治哲學思想,比如說民主制和儒家思想結合在一起,因此產生了“Confucius democracy”,即儒家式的民主制,這便是儒家思想現代化的一種體現。

“希望為西方學術界了解中國提供一個渠道,可以通過我們來了解中國人的學術思想情況。”懷著這樣的初心,2014年6月,在孟巍隆副教授的參與和推動下,《文史哲》雜志英文版正式創刊,孟巍隆副教授擔任副主編。如今,35家海外大學圖書館、130多家海外大學已訂閱《文史哲》雜志英文版,它已成為國際漢學界了解和研究中國文化的重要窗口。

當今中國還需要傳統文化嗎?答案是肯定的。我們不僅需要傳統文化,還需要像孟巍隆副教授一樣,發自心底地熱愛傳統文化,并以自己的方式去汲取儒家經典中的養分,努力向世界講好中國故事的“文化使者”。


【供稿單位:宣傳部 儒學院    作者:資料 整理:馬霄霄 魏旭潔 霍楊    攝影:資料         編輯:新聞中心總編室    責任編輯:劉夢冬  】

 匿名發布 驗證碼 看不清楚,換張圖片
0條評論    共1頁   當前第1拖動光標可翻頁查看更多評論

最新發布

新聞排行

免責聲明

您是本站的第: 位訪客

新聞中心電話:0531-88362831 0531-88369009  聯系信箱:[email protected]
建議使用IE6.0以上瀏覽器和1024*768分辨率瀏覽本站以取得最佳瀏覽效果

歡迎關注山大視點微信

极速飞艇网址